构建新型电力系统 全力保障能源供应-中新网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21-10-22  浏览 次  

  在负荷发展路径上,持续拓展电能替代广度、深度,充分挖掘工业、建筑、交通等行业替代潜力,提升终端用能电气化水平;推动电制氢等新型可控负荷发展,引导负荷侧各类资源全面参与需求侧响应,构建可中断、可调节的多元负荷资源,实现源随荷动向源荷互动转变。

  记者:新疆在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方面具有什么优势?构建新型电力系统对于服务新疆经济社会发展,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方面又有着怎样的重要意义?

  谢永胜:截至2020年底,我国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约5.3亿千瓦,占总装机容量的24%。预计2030年风电和太阳能发电装机达到12亿千瓦以上,规模超过煤电,成为装机主体;到2060年前,新能源发电量占比有望超过50%,成为电量主体。就新疆来说,新疆拥有“九大风区”和覆盖全域的太阳能,“十三五”累计消纳新能源电量2303亿千瓦时,较“十二五”增长3.35倍,新能源利用率提升28.1个百分点。今年以来,消纳新能源电量571.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4.5%,新能源利用率94.1%,同比提升3个百分点。

  记者:新疆新型电力系统的构建思路和路径是什么?

  总体来说,结合碳达峰、碳中和发展目标、能源电力发展规划和国家电网公司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行动方案,聚焦示范区发展定位,我们初步提出了构建新疆新型电力系统“1225”总体思路,即以促进新疆新能源资源最大化开发和安全高效利用为目标,以“保内供、强外送”为任务,以关键技术突破和政策体制创新为支撑,以“构建新能源为主体,煤电+CCS作保障,抽水蓄能、新型储能和燃氢电站作调节,负荷侧协同互动为辅助,坚强智能电网为平台”的“五位一体”发展路径。

  谢永胜:在党中央、自治区和国家电网公司大力支持下,新疆能源电力事业实现了长足发展,截至2020年底,全疆形成“内供四环网、外送四通道”的主网架格局,750千伏骨干网架覆盖所有地州市。

  在电网发展路径上,按照“加强交流保内供、构建异步电网促外送”模式,加快柔性直流、数字化、智能传感等新技术、新设备应用,建强疆内“保供网”,构建疆内跨多能源基地和跨省区异步柔性“外送网”,推动交直流电网融合发展,推进电网向能源互联网转型升级,打造坚强高效、智能开放的资源优势配置平台。

  谢永胜:具体来说,应先立“顶层设计”,国家层面要结合各类调节资源技术成熟度和成本控制情况,统筹煤电、核电等资源,科学确定阶段性能源供应结构及发展目标。各省区市则应当在国家总体框架下,结合本地区能源资源禀赋特点和发展需求,立足于区域互济、能源互补原则,因地制宜编制形成推动“双碳”目标,构建新型电力系统的具体落地方案。

  去年以来,我国向国际社会作出“碳达峰、碳中和”郑重承诺,并首次提出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的重大部署,明确了新型电力系统在实现“双碳”目标中的基础地位,为能源电力发展指明了科学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在系统调节发展路径上,按照近期火电灵活性改造、中期抽蓄和新型储能、远期燃氢电站和新型储能的发展模式,技术突破和体制机制创新共同驱动,推动各类调节资源发展,着力构建成本可接受、资源充沛的调节体系。

  新疆太阳能技术可开发量为25.46亿千瓦,风能技术开发量2.34亿千瓦,均位居全国第二。水电可开发量2870万千瓦,位居全国第四位,女人身体哪五个部位最脏 每天都要清洗_39健康网_女性。同时,新疆煤炭预测储量2.19万亿吨,约占全国的40.5%,位居全国首位。

  新疆在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工作中,将会发挥怎样的作用,为此,科技日报记者专访了国网新疆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网新疆电力)董事长、党委书记谢永胜。

  记者:我国新能源发展情况如何?怎样有效解决能源转型过程中的电力供应保障问题?

  新疆正努力构建新型电力系统,国家电网公司也将国网新疆电力列为新型电力系统示范区建设单位之一。这样做一方面可以充分发挥新疆能源资源禀赋优势,依托全疆大电网资源配置平台,统筹源网荷储各个环节,推动新能源安全经济最大化开发利用,促进煤炭等化石能源清洁化高效化利用,使得新疆能源电力开发成本较中东部地区继续保持相对较低水平;同时,在绿电交易、碳排放交易等市场机制共同作用下,清洁低碳的电力供应将成为广大电力用户的最优选择,形成自治区招商引资的新优势,为自治区打造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型洼地”提供有力支撑。另一方面,通过推动新疆新型电力系统示范区建设,可以充分发挥新疆充沛的煤电+CCS技术支撑保障资源和丰富的抽蓄电站、储能等调节资源的优势,形成稳定可靠的外送供应,将新疆打造成清洁低碳,满足华北、华中、华东等地区用电需求的新基地,不断扩大疆电外送规模,在“双碳”背景下,为保障全国能源供应提供新疆解决方案、贡献新疆力量。

  新疆太阳能技术可开发量为25.46亿千瓦,风能技术开发量2.34亿千瓦,均位居全国第二。水电可开发量2870万千瓦,位居全国第四位。同时,新疆煤炭预测储量2.19万亿吨,约占全国的40.5%,位居全国首位。塔里木盆地、准噶尔盆地、吐哈盆地等地质封存条件好,具有探索实践煤电+CCS技术的条件。

  先立“市场改革”,加速市场改革发展进程,加快推动建设竞争充分、开放有序的统一电力市场,完善中长期、现货和辅助服务衔接机制,探索容量市场交易机制,开展绿色电力交易,推动可再生能源参与电力市场,促进电力市场与碳市场发展协同,形成市场支撑体系。

  先立“技术创新”,加强重大核心关键技术攻关,重点突破新能源发电主动支撑、智能调度运行控制、市场运营协同、多能互补运行等技术,推进大容量电化学储能、需求侧互动响应、柔性输电等技术进步和规模化应用,形成技术支撑体系。

  现阶段,在构建新型电力系统,推动新能源发展的同时,亟须推广煤电+碳捕获与封存(CCS)技术的应用,有效解决能源转型过程中的电力供应保障问题。CCS技术是指将二氧化碳从工业过程、能源利用或大气中分离出来,直接注入地层以实现二氧化碳永久封存,这一技术已成为各国政府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战略选择。我国二氧化碳地质封存潜力约为1.21万亿?4.13万亿吨,所在位置与我国煤炭分布基本吻合,按照当前能源电力碳排放数据来看,封存潜力空间巨大,为实践煤电+CCS技术创造了条件和可能。立足我国国情和资源禀赋,既需要推动太阳能、风能等新能源大规模开发利用,确保能源清洁低碳可持续发展,也需要通过实施煤电+CCS技术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为能源安全供应兜底保障,从而确保国家能源安全、实现国家碳减排目标。

  记者:最近,中央对推动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开展,提出了要“坚持全国一盘棋”,做到“先立后破”的思路。具体到新型电力系统,您认为应该如何理解“先立后破”?

  先立“政策体制”,出台源网荷储系列配套政策,完善关键体制机制,健全价格体系,按照“谁受益、谁承担”原则,由各市场主体共同承担转型成本,推动建立向受益行业合理分摊传导电力系统成本的机制,形成政策支撑体系。

  后破“化石能源”的主体地位,按照循序渐进、统筹协调的原则,逐步打破煤电及化石能源主体地位,推动新能源逐步成为装机和电量主体,推动煤电逐步成为调节性和保障性电源,大力发展煤电清洁技术,促进高碳煤电的低碳利用,实现传统电力系统向新型电力系统的平稳过渡、有序衔接。

  通讯员 翁 爽 本报记者 朱 彤
【编辑:田博群】

  谢永胜:以新疆区域视角来看,国网新疆电力初步计划从四个方面的路径来规划新型电力系统的构建。

  在电源发展路径上,推动新疆新能源集中式基地化开发,打造喀克和、环塔里木盆地南部、吐哈、准东、准北千万千瓦级新能源基地;最大化发展水电,依托CCS技术,推动煤电向清洁低碳发展,向兜底保障性电源转变,着力构建清洁低碳多元供给体系。